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哈尔评论
愚君看天下 | 哥伦比亚:一个既复杂又平常的国家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8日  来源:  作者:于洪君  阅读:211


编者按:本文作者系察哈尔学会首席研究员、中国前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于洪君,授权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谨以此文纪念中哥建交四十周年。


1980年2月,中国常驻联合国使团传来消息:中国与哥伦比亚在纽约举行的建交谈判顺利结束。双方随即发表公报,宣布两国正式建交。不久前,中哥两国元首就双方建交40周年互致贺电,明确表达了进一步深化友好关系的共同愿望。去年11月,我和我的同事应邀组团,访问了该国。虽然此访恰逢首都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活动日程受到影响,但所见所闻,生动鲜活,使我们对该国政局与走势,特别是中哥关系现状与景,有了许多新的认识和思考。


建国历史并不久远,成长历程曲折多舛


哥伦比亚地位于南美洲西北部,面积居拉美第五位,人口居拉美第三。是一个不但在拉美,在世界上也很有影响的重要国家。


同拉美地区绝大多数国家一样,哥伦比亚也是印地安人的祖居地。16世纪变为西班牙殖民地后,西班牙文化和欧洲文明开始左右其发展进程。1819年哥伦比亚宣告独立后,曾与委内瑞拉、巴拿马、厄瓜多尔共同组成大哥伦比亚。进入20世纪后,大哥伦比亚走向解体,哥伦比亚1903年独自建国。


当时,政党政治作为民主政治的重要表现形式,在欧美蓬勃兴起。哥伦比亚受此影响,成了拉美地区最早实行政党制度的国家之一。但19世纪40年代成立的保守党与自由党,为争夺权利而撕裂国家。哥伦比亚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历史进程中,内乱持续不已,政局动荡无宁。进入20世纪前后,双方爆发千日战争”,国家发展遭到严重破坏。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保守党与自由党的关系持续激化。1948年的国内武装冲突,直接引发1953年军事政变。1957年,这两大党达成和解,组成全国阵线。此后16年间,两党轮流担任总统,共同组成内阁,开创出政党政治新范式。1974年,两党协议届满,自由党人连续两届当选总统,此时政党格局依然稳定。


1982年,保守党人当选总统后,哥伦比亚出现了超政党的国民政府。不过,如同其他拉美国家一样,哥伦比亚历史和现实问题相互交织,内外矛盾盘根错节,社会并没有因为两大政党和平共处而实现全面稳定。在自由、保守两大政党之外,各种势力不时结成新的同盟或集团,参与政权争夺和利益角逐。


哥伦比亚自由党和保守党,均有170多年历史。前者属中左性质,是社会党国际成员。后者属中右政党,更倾向于意识形态多样化。除这两个百年老党外,目前最活跃的是2014年成立的民主中心党,领导人为前总统乌里韦,属右翼政党。因拥有国会席位最多,故称执政党。1998年成立的激进变革党、2005年问世的民族团结社会党、2009年成立的绿党等,也带有中右性质。


具有左翼色彩的政党,主要是2006年成立的民主选择中心党,主要支持力量为工会、企业行会和社会中下阶层人士。另一个就是20178月建立的大众革命替代力量党,由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成员所组成。他们放下武器后,开始以和平合法方式参与政治生活


2002年,原自由党人乌里韦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当选总统,2006年连任。2010年,民族团结社会党候选人桑托斯当选总统,2014年连任。2018年,前总统乌里韦创建的民主中心党候选人杜克,当选为新一届哥伦比亚总统。


从近几十年情况看,哥伦比亚两大传统政党把持政坛的格局已经破除。但明显有别于拉美其他国家的是,该国从来都是右翼执政,从未产生过左翼政权。


残酷内战血腥持久 暴力活动恶名昭彰


哥伦比亚当代发展进程中遇到的最大麻烦,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哥武)、民族解放军、联合自卫力量三大游击队长期存在,异常活跃,剿除不尽。其中,成立于1964年的“哥武”,不仅是哥伦比亚,同时也是南美洲最大的武装反叛势力,他们希望以暴力方式,建立“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理想社会。


成立于1965年的哥伦比亚民族解放军,力量稍小,但同样属于左翼,也希望以暴力方式夺取政权,建立新政。它们的共同特点在于,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不惜将暴力手段推向极致,因而制造了许多滥杀无辜的血腥事件,后来竟然走上公开贩毒的道路!


开展绑架活动以聚敛钱财,是反政府武装的惯用手段。近十多年来,先后有多名重量级人物被“哥装”绑架。例如,一位名叫贝当古的总统候选人,遭绑架后被关押6年时间始获释放。政府部长阿劳霍,被绑后也被关押6年之久,政府军前往解救时才侥幸逃脱。安蒂奥吉亚省省长加维里亚、前国防部长埃切维里等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被绑架后,遭到野蛮枪杀。


在哥伦比亚工作的中国人,也曾成为“哥武”绑架目标。2011年6月,4名中企员工在卡格达省惨遭绑架。在中国驻哥使馆的强大压力下,哥方全力营救。哥武被迫于次年11月释放了这4名中国人,但他们身心健康受到了很大损害。


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力量成立于1996年,属右翼势力,其初衷据称是要帮助政府消灭左翼武装组织,但在协助政府军作战时,他们同样滥杀无辜,也不时开展绑架贩毒等活动,最后沦为货真价实的反政府武装。哥伦比亚政府和国际社会毫不客气,将它们与左翼武装一起宣布为恐怖组织。


半个多世纪以来,哥伦比亚一直处于残酷的内战状态。至少22万人失去了生命,另有700多万人流离失所。美丽的哥伦比亚山河破碎,生灵涂炭,城乡各地疮痍满目,世界为之惊悚。


和解进程一波多折,长治久安尚待时日


上世纪80年代,哥伦比亚政府曾将争取国内和平作为施政目标,正式启动与反政府武装的对话进程。1984年,政府同哥武达成停火协定,次年推进全国对话进程。此时,各路反政府武装的暴力与贩毒活动虽未完全停止,但已不那么频繁。


2002年乌里韦当选总统后,哥政府的内外政策趋于强硬与保守。在美国的积极参与和资助下,政府加大了对反政府武装的打击力度,和平进程出现反复和波折201612月,时任总统桑托斯与哥武领导人签署的最终和平协议,获得国会通过。长达数十年的内战开始落幕。次2月,桑托斯政府与“民族解放军”和谈进程正式启动。


2018年,杜克当选总统,新政府对前游击队员的政策趋于严厉,明确表示要修改和平协议有关前游击队员的政治待遇、经济权益等相关内容,哥伦比亚和平进程又出变数。去年初,民族解放军在首都波哥大警察学校制造一起重大恐怖事件,造成20人死亡,近百人受伤。双方和谈宣告中止。


哥伦比亚和平协议签署后,成千上万的哥武成员洗心革面,回归社会,决心以合法方式参与政治生活。但仍有2千多人隐居在丛林深处,继续从事恐怖活动。有些放下武器的人,因不适应新的生活方式,缺乏就业技能,后来又返回丛林,重操旧业。去年8月,两位前哥武要人曾在社交媒体公开宣布,重开武装斗争,理由是政府杀害了大批左派人士和前哥武成员。不过,他同时表示,他们只会自卫,不会以违法活动以获取资金。


此事发生后,杜克总统宣布,建立特种部队追捕丛林中的哥武分子。大众革命替代力量党的领导人公开表态,绝大多数前游击队员不会重返密林。但令人意外的是,右翼力量“联合自卫军”一头目却宣布,他要重建该组织,因为“武装手段是消灭正在毁掉整个国家的敌人的唯一选择。”看来,哥伦比亚要实现真正的社会和解与长治久安,还有相当一段路程。


黄金宝藏异常丰富,咖啡成为国家名片


早在两千多年前,哥伦比亚就因出产黄金而蜚声于世。位于中部山区的瓜塔维塔湖,传说湖底堆满了古印第安人祭神时投入的黄金珠宝,因而一直有黄金湖的美誉。从16世纪起,欧洲殖民者在黄金湖的打捞活动一直没有停止。


哥伦比亚政府1939年设立的黄金博物馆,收藏了数万件价值无量的古印第安金器,同时还有大量的古代陶器以及玉石、贝壳、木雕等珍贵制品,世界上最大的一块翡翠,也珍藏在这里。有人估计,从16世纪中叶到19世纪中叶,殖民者从该国掠走的黄金珠宝,价值高达3600万盎司!目前,哥伦比亚仍是世界上的主要产金国。2000年时,该国黄金年产量曾一度高达37吨。


哥伦比亚是仅次于巴西的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这里的咖啡口感绵软,味觉适中,深受各国消费者欢迎,素有“绿色金子”“绿色翡翠”之称。目前,该国的咖啡种植面积多达100多万公顷,大大小小的咖啡园有30多万,全国1/3的人口依咖啡为生。


当然,哥伦比亚的资源并非仅仅是黄金和咖啡。该国的煤炭储量居拉美第一位,石油天然气储量仅次于委内瑞拉、墨西哥和巴西,居拉美第四位。绿宝石储量则稳居世界第一,出口量占全球供应量一半以上。这些都是哥伦比亚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宝贵源泉和重要支柱。


哥伦比亚的民族经济,早在20世纪初即已形成一定规模。但因距离美国太近,该国的咖啡种植、香蕉生产、石油开采、铁路运输乃至对外贸易,大都掌握在美资手中。上世纪6070年代,哥伦比亚开始重视商品出口,积极推行出口多样化,同时对外国公司控制的重要企业,特别是金融机构,实行哥伦比亚化,整体经济明显好转。80年代许多国家陷入债务危机,该国是拉美地区唯一如期还债的国家。


哥伦比亚经济发展态势近年来依然较好,市场化程度也比较高。2018年,该国经济增长率为2.7%,通货膨胀率为3.2%,人均GDP7255美元。虽然失业率不低,贫富差距较大,但经济整体态势表现不错。2019年,该国的经济运行态势依然如此。


多元外交持之以恒,对华合作重中求进


由于地缘政治和历史传统等多方面原因,哥伦比亚与美国的关系相当密切,不但是美国在拉美的“地区战略盟友”,同时也是北约在拉美的首个全球伙伴国。也正因为如此,在如何对待委内瑞拉等重大问题上,哥伦比亚始终与美保持一致,因而成为拉美的“倒委先锋”。去年2月,这两个相互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的国家,竟然正式断交了。


中哥两国早在建交之前,就有民间交往。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曾多次会见来华访问的哥方人士。据一位中国外交官回忆,上世纪50年代,拉美青年代表团中一位哥伦比亚青年曾向毛泽东表示,如果每位中国人每天喝一杯咖啡,哥伦比亚咖啡就有了大市场。毛泽东幽默地回答说,如果哥伦比亚人每天喝一杯茶,中国茶也就有了大市场,这叫互通有无!


1980年中哥建交后,双方各领域交流合作稳步推进,在国际事务中也保持着良好沟通与合作。在事关中方核心利益的台湾问题上,哥伦比亚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对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举办世博会,近年来争取成为美洲国家组织和拉美议会常驻观察员国等事,哥伦比亚一般都予以积极支持。


1985年,中国总理首访哥伦比亚,拉开双方高层互动序幕。30年后,李克强作为中国总理,再度访哥,将两国关系推向新的发展阶段。哥方自1996年起,已有5位总统先后访华。其中包括去年7月来访的杜克总统。习近平主席会见这位拉美地区百余年来最年轻的国家元首时郑重表示,中方将继续支持哥方推进和平进程和冲突后重建,也欢迎哥方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实现两国发展战略对接。


目前,中国已继美国之后,成为哥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接近150亿美元。美中不足的是,两国双向投资规模不大,中国在哥投资只有2亿美元。令人欣喜的是,就在我们访问期间,一家中国企业与哥方签署了承建并运营波哥大地铁协议,投资额将近50亿美元。这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一个地铁项目,意义可谓重大而深远。


另外,上海一家企业,已为哥方供应了数十辆新能源汽车。根据有关方面已经签署的协议,未来几年,中国企业还将向哥出售数百辆新能源汽车,价值总额亦相当可观。我们真诚期望,杜克总统关于哥伦比亚愿做中国进入拉美的“黄金门户”的良好意愿,早日成为现实。


         政局动荡突如其来 特殊访问另有收获


我们此次访哥,正值拉美多国爆发大规模社会抗议风潮,其中包括哥伦比亚。1119日,我们还在哥斯达黎加活动时,国内媒体传来哥国局势可能失控的报道。20日夜,听说哥伦比亚关闭了与委内瑞拉等邻国的陆路口岸,同时出动17万军队,以应不测。哥政府允许各地方当局实行宵禁、限制行动自由、禁止销售酒精饮料等非常措施。


考虑到这是实地观察了解拉美局势的难得机遇,国内有关部门也没有要求我们取消行程,哥伦比亚邀请方也没有拒绝我们,我们决定按原定方案完成此访。但是,1121日,当我们抵达波哥大时,哥的抗议活动已升级为全国性大罢工。首都大部分地区交通瘫痪,大中小学校已全部停课,议会和政府机构已经关门。负责接待我们的司机选了一条僻静之路,将我们送达宾馆。


哥伦比亚此次社会抗议活动,是该国最近几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起因到底是什么,没人能说清楚。据说,最初社会上有人传言,政府将进行工资改革,年轻人的工资将降至最低工资的75%,同时还要普遍减少每周工作时间,以改变养老金的领取办法。虽然政府对此予以否认,但听信网上传闻的人们还是迅速走上街头,聚集成表达不满的巨大人流。


早就对教育状况感到不满的青年学生,担心传统生活遭到进一步破坏的原住民代表,失落感较为强烈的前反政府武装人员,还有在战乱中受到伤害而未获补偿的人们,也都参与到活动中来。再加上工会、女权、环保组织以及和平组织纷纷出面,内外媒体推波助澜,高峰时仅波哥大就有20多万人参与集会。有些地方发生了小规模暴力冲突。


哥伦比亚政府欲以公开对话方式化解危机。因此,示威活动到第八天时,势头明显减弱。但这一天有位学生被警察误伤致死,抗议活动再度升温,总统与抗议者的对话以失败告终。市中心广场有人喊出“大罢工万岁”的口号。不过,我们发现,波哥大市总体上渐趋平静。尽管有些区段交通依然不畅,主要路口和重要部门还有警察和军队值守,但政府机构已恢复运转,旅游商店照常开业,地摊卖货如常进行,老人们在街头弈棋对垒。我们感到,媒介渲染的哥伦比亚大动乱,不大可能演变成持续大灾难。


在与哥方官员会谈时,双方自然要涉及到如何看待这场风波的问题。令人意外的是,有哥方官员平静地表示,你们是在非常特殊的时候来访的,但我们不愿把目前这种情况说成是困难。这不过是全球民粹主义抗议风潮的一部分,很多拉美国家均有类似情况。哥伦比亚经历的事情太多,这点事情算不了什么。


11月23日,就在我们行将离开波哥大那天晚上,有支游行队伍鼓乐喧天,载歌载舞地来到我们宾馆附近,闹腾半小时,没有任何警力到场“维持秩序”。九点整时,这支队伍平静地散去了,很像结束了桑巴舞游行一样。


哥伦比亚,真是一个又复杂又平常的国家。




责任编辑/郎亚娇 徐坤阳



来源:作者授权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用户名:
密码:
换一张
评论 (0
加入收藏
打印